面對執法人員的詢問,“專車”司機趕緊捂住手機攝/法制晚報記者 耿學清
  法制晚報訊(記者 耿學清 張鑫 張珺 謝家樂) 針對爭議已久的打車軟件“專車”問題,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昨日表態稱,將大力打擊利用互聯網和手機軟件從事非法運營的社會車輛。繼沈陽、南京、上海等地後,北京公開認定私家車通過打車軟件拉活屬於“黑車”。
  《法制晚報》記者上午追訪發現,目前,滴滴、快的、易到用車等軟件都有專車服務,除了安全問題,出租叫不來、加價專車一叫就來的問題也越來越被市民詬病。本報微調查數據顯示,近半數受訪者認為叫停“專車”不應一刀切,而是要制訂相應規範。
  現場三輛“專車”被執法人員查到
  昨天下午,記者跟隨北京市交通執法總隊在首都機場T3航站樓查處“專車”,一輛正在使用手機軟件和乘客進行交易的車主被市交通執法總隊執法人員查到。
  在司機“易到用車”的賬單上看到,從三里屯附近的天堂到首都機場T3航站樓,訂單金額為171元,在運營商補貼情況下乘客支付91元,而乘坐正規出租車只需要80元左右。
  另一輛被查處的攜程網“專車”顯示,從亦莊錦江富園大酒店到首都機場T3航站樓,在使用了50元代金券情況下,乘客實際支付196元——而乘坐正規出租車只需130元左右。
  加上一輛乘客不配合調查而開走的“專車”,一個小時內執法人員查處了3輛“黑車”。據執法人員介紹,這些通過互聯網叫車軟件進行非法運營的社會車輛與“黑車”無異,並且昨天查處的一輛黑色帕薩特就是2013年曾被查處的侵犯乘客利益的“黑車”。
  執法人員表示,根據相關法規,在核實確實存在非法運營的情況後,提供服務的主體將會被處以兩萬元的罰單,車輛也會被扣。上交罰款之後,車輛才會被退回。
  追訪叫車軟件“專車”被認定為黑車
  2014年,市交通執法總隊共查處借助網絡平臺和手機軟件從事非法運營的“黑車”47輛。
  根據2014年8月出台的《北京市交通委員會運輸管理局關於嚴禁汽車租賃企業非法營運提供便利的通知》的規定,私家車不得從事汽車租賃經營。因此,將私家車輛或其他非租賃企業車輛用於汽車租賃經營的,比如從事專車服務的私車被定性為違規行為,即“黑車”。
  如果是正規租賃企業的車從事專車服務呢?根據《北京市汽車租賃管理辦法》,汽車租賃服務不允許配備司機,與出租客運經營區別開。而一些叫車軟件運營商的應對措施是車從租賃企業租,同時與第三方勞務公司簽合同派遣司機,從而提供專車服務。
  執法人員稱:“從沒有碰到過類似情況,每一次執法都是私家車參與專車運營。即使是所謂的租賃企業派車、勞務公司派人,它所提供的服務是一種門到門、計程、按次計價的典型出租車服務模式,因此可以根據《無照經營查處取締辦法》第4條等規定,予以處罰。”
  體驗滴滴、快的專車正常接單
  目前,北京市場上主要有滴滴、快的、易到用車和Uber幾款打車軟件,前兩家占據80%以上的市場份額。
  記者上午體驗了滴滴和快的兩家公司的專車服務,兩家打車軟件的專車服務還能正常使用。來接記者的專車司機表示,聽說了昨天下午一些專車司機被罰了,現在他們也特別小心,儘量不接去機場和火車站的活兒,但是更希望公司能給個說法,為他們正名。
  記者分別打車2.9公里,其中滴滴收費26元,快的收費29元。而記者打出租車,這段路程只需要15元。雖然價格高,但是車輛和服務卻很好。快的專車是一輛帕薩特,司機戴著手套、打著領帶,還幫開車門。滴滴的專車是一輛邁銳寶,車上還有水可以喝。
  而同樣是用軟件叫車,記者叫出租車反覆叫了2次,等待5分鐘後,才有一位師傅接了單。而這位師傅接單時距離記者2公里左右,從打車到坐上車,用時約20分鐘。而使用專車,不到10秒則有司機應答搶單,不到2分鐘,車就來了。
  觀點
  對於打車軟件“專車”的態度,不少市民也有自己的看法,其中有質疑專車價格過高的,也有認為專車解決了叫車難問題的。
  本報官方微博上午發出微調查,截至上午11時,近百人參與。調查顯示,使用過專車服務的受訪者中,超6成最關心安全問題,4成人認為私家車可以通過叫車軟件提供專車服務,近半數人認為叫停“專車”不應一刀切,應制訂相應的法律法規,規範該業務。
  市民楊小姐是專車用戶,她說,專車雖然價格高,但是服務好,而且都是商務車,打這種車去參加聚會特有面子。還能接機,確實比排隊等出租車強多了。
  市民孫先生也用過專車服務,不過他認為專車本來就不用交份子錢,運營成本應該更低,為什麼價格比出租車還貴?質疑其定價基礎。
  文/記者 耿學清 張鑫 張珺 謝家樂  (原標題:打車軟件專車屬“黑車” 本市將打擊私家車非法運營 滴滴、快的專車上午仍接單 微調查顯示 半數人稱叫停不應“一刀切”)
創作者介紹

vee

cyduubf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