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7月1日畢業典禮的臨近,北京大學元培學院古生物專業2010級唯一的一名“準畢業生”薛逸凡馬上就要畢業了。近日,她在人人網上曬出了“一個人的畢業照”,引髮網友“圍觀”迅速走紅,這也使得古生物這個專業走進了大家的視野。京華時報記者張曉鴿
  曬“一個人的畢業合影”
  在曬出的“一個人的合影”中,薛逸凡還附文稱“只是需要有一張來裝個正經”,“合影哦”。照片中的她,一個人站在畫面中間,身著學士服和學士帽,被她稱作是“一個人的畢業合影”。得知薛逸凡是古生物專業唯一一名學生後,網友的各種評論紛至沓來。有網友感嘆道,“一個人酷斃了!專業第一名和最後一名都占了”,也有網友調侃稱,“一個人的寂寞誰懂”、“只有一個人連逃課都沒法逃”。
  在人人網的日誌中,薛逸凡寫道,“如果排除專業第一任從生科方向轉換古生物方向的學生,排除第二、三任中途轉入元培的學生,排除第五任馬來西亞籍古生物專業學生,我作為該專業的第四任,可能是唯一一個始終由元培培養出來的本專業學生。”
  隨著畢業照在網上的走紅,記者發現,薛逸凡的人人網賬號,已暫停加好友申請功能,其本人也婉拒了記者的採訪。
  高二認定古生物專業
  在北大元培學院古生物專業負責導師、北大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教授劉建波看來,關於薛逸凡的事,已經不是“新聞”。劉建波說,北大元培學院古生物專業,確實一般一屆只有一名本科生,甚至有部分年級沒有學生,“大二現在還有兩個學生,大一就一個。”而薛逸凡只是其中之一,不過卻是一個讀滿4年古生物專業的特例。
  劉建波回憶,上世紀在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確實開設古生物專業,但後來因故取消,幸好在2008年,由元培學院又成立了古生物專業,且是這個本科生培養試點學院的第一個跨學科專業。
  作為北京十一學校2010屆高中畢業生,薛逸凡對古生物非常感興趣,在高二時就認定了要讀古生物專業。選擇報考北大也是因為北大是國內唯一一所在本科階段開設古生物學專業的學校。高考成績出爐後,儘管分數離元培學院還差幾分,但元培學院院長許崇任還是答應讓她入學後就攻讀古生物學專業,而不是像有些元培學生一樣,先修讀一段時間基礎課後再決定專業方向。
  北大元培學院副院長盧曉東也曾表示,“這是全中國唯一的一個只有一名學生的專業。差不多是每個年級有一個人,還有的年級是零人。”
  ■釋疑
  不存在“一個人的課堂”
  “一個人的專業”怎麼上課?不少人對此產生疑問。對此,劉建波解釋稱,雖然薛逸凡是2010級唯一一名古生物學專業的畢業生,但在平時的學習中,並不存在一個人的課堂。劉建波介紹,由於元培學院古生物學專業的專業課基本是一半生物學,一半地質學,所以薛逸凡並不是一個人去上課,而是跟著生物、地質專業的同學一起上課。
  不過,由於元培學院本身不開課,學生都要去其他學院上課,如果一個學院調整了課程,對薛逸凡的上課安排,就會帶來不便。
  “有時候這也沒辦法。比如,如果生物專業某些課程從秋季學期換到了春季學期,本專業學生可以集體調整,但古生物專業就一個人,可能和地質課程衝突。”此外,剛開始時,由於薛逸凡不是地空學院學生,工作人員跟她不熟,租借實驗儀器時,就會有些麻煩。
  但薛逸凡剋服了這些困難,據劉建波透露,她已經成功拿到美國一所知名大學的offer,即將留美深造,“她關於魚龍的畢業論文寫得也很棒,據說已經可以在一家權威期刊上發表。”
  古生物就業並不冷
  古生物專業的學生如何培養?據瞭解,針對古生物學專業,元培學院整合利用北大現有的師資資源,聘請相關研究領域的教師擔任元培學院本科生導師,指導古生物學專業的學生。學生可以在生物、地學、環境等相關學科和院系選修所需要的專業課程。元培學院還專門為古生物學專業的本科生設計了培養方案的框架,而具體的方案則由導師根據學生的實際情況確定並實施。
  劉建波介紹,目前國內對於該專業的學生需求量還是挺大的,國內許多高校、相關研究單位都迫切希望吸引北大古生物學專業本科生到本單位繼續深造。在劉建波看來,古生物學專業在理論與應用方面都具有重要的意義,其畢業生不僅可以從事古生物學方面的基礎研究,而且在石油、煤炭等能源工業方面也將大有作為。  (原標題:北大女生拍“一個人的畢業照”走紅)
創作者介紹

vee

cyduubf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